陶瓷百科
淺談當代中國陶藝文化事業 產業化發展
來源: | 作者:trading-1048076 | 發布時間: 2018-08-10 | 353 次瀏覽 | 分享到:

眾所周知,中國是世界第一大陶瓷生產國,早在八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我們的祖先就在世界上率先造出了陶器,這標志著人類進入了器物文明的全新時代。可以說,中華民族發展史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陶瓷發展史,中國人在科學技術上的成果以及對美的追求與塑造,在許多方面都是通過陶瓷制作來體現的,并形成各時代非常典型的技術與藝術特征。自東漢至清乾隆1700多年的陶瓷發展歷史,中國陶瓷文化都因領先全世界而被奉為圭臬。

        從原始瓷至今兩千多年,陶瓷文化已成為世界性文化。但令人遺憾的是,作為世界陶瓷第一生產大國,卻缺乏真正的知名陶瓷藝術品牌,而陶瓷藝術珍品總是“養在深閨人未識”。那么,作為陶瓷藝術的發源地,我們如何能夠在新的時代背景下,重新審視陶瓷藝術文化的前行之路,讓陶瓷文化重新在世界藝術時空中煥發青春,用自己特有的藝術光輝照亮歷史與未來,實現中國陶瓷藝術文化崛起振興之夢?筆者認為,要想真正實現中國陶瓷藝術的振興與崛起,徹底改變中國陶瓷藝術缺少著名品牌的問題,不僅要走沿著市場化和產業化的道路闊步前行,用市之“筆”點活藝術之“睛”,讓陶瓷藝術創作走出象牙塔,走向廣闊市場;同時,還要大力發掘陶瓷藝術文化的歷史根脈,站在把當代陶瓷藝術作為一項偉大事業的高度,在促使其真正形成科學完整的產業鏈的基礎,使之成為一項永葆活力的事業,這樣才會讓中國陶瓷藝術文化這條蟄伏的龍聞雷而動、一飛沖天。

一、中國陶瓷藝術具有深厚的歷史文化根脈

       中國是世界上幾個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之一,對人類社會的進步與發展做出了許多重大貢獻。在陶瓷技術與藝術上所取得的成就,尤其具有特殊重要意義。

      陶器的發明,是人類文明發展的重要標志,是人類第一次按照自己的意志,利用天然物創造出來的一種嶄新的東西。陶器的發明,也大大改善了人類的生活條件,在人類發展史上開辟了新紀元。思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一書中進一步指出:“可以證明,在許多地方,也許是一切地方,陶器的制造都是由于在編制的或木制的容器上涂上粘土使之能夠耐火而產生的。在這樣做時,人們不久便發現,成型的粘土不要內部的容器,也可以用于這個目的”。

       在中國,陶器的出現則是新石器時代的主要特征之一,它加強了早期人類定居的穩定性,豐富了人們的日常生活。新石器時代中晚期的仰韶文化、馬家窯文化、大汶口文化、龍山文化等文化遺址,以及商、西周至秦漢的遺址發掘中,出土了大量的陶器,依其種類可分為彩陶、墨陶、白陶、印紋陶、彩繪陶器等。而彩繪陶器的出現,也標志著陶器藝術創作初現端倪。

      瓷器最早也是出現在中國,大約在公元前16世紀的商代中期,中國就出現了早期的瓷器。而瓷器是從陶器發展演變而成的,瓷器的發明是中國古代先民在燒制白陶器和印紋硬陶器的經驗中,逐步探索出來的。原始瓷器起源于3000多年前,因為其無論在胎體上,還是在釉層的燒制工藝上都尚顯粗糙,燒制溫度也較低,表現出原始性和過渡性,所以一般稱其為“原始瓷”。而中國真正意義上的瓷器產生于東漢時期(公元25~220年)。這一時期在前代陶器和原始瓷器制作工藝發展,東漢時期北方人民南遷以及厚葬之風的盛行的基礎上,以中國東部浙江省的上虞為中心的地區以其得天獨厚的條件成為中國瓷器的發源地。在這一時期,燒造技藝有所發展,較為堅致的釉陶普遍出現,漢字中開始出現“瓷”字。同時,通過新疆、波斯至敘利亞的通商路線,中國與羅馬帝國開始交往,促使東西方文化往來交流,從此一時期的陶瓷器物中也可以看出外來影響的端倪。佛教也至此時傳入我國。

      六朝時期(公元220年-581年),迅速興起的佛教藝術對陶瓷也產生了相應的影響,佛教文化在此季作品造型上留有明顯痕跡。公元581年隋朝奪取了權力,結束了長期的南北分裂局面,但它只統治到公元618年就被唐所取代。唐代(公元618年-公元970年)被認為是中國藝術史上的一個偉大時期。陶瓷的工藝技術改進巨大,許多精細瓷器品種大量出現,即使用當今的技術鑒測標準來衡量,它們也算得上是真正的優質瓷器。唐末大亂,烽煙四起群雄爭霸,接踵而來的是一個朝代爭奪局面,即五代。這種局面一直持續到公元960年。連年戰亂中卻出現了一個陶瓷新品種——柴窯瓷,質地之優被廣為傳頌,但傳世者極為罕見。陶瓷業至宋代(公元960-1279年)更是得到了蓬勃發展,并開始對歐洲及南洋諸國大量輸出。以鈞、汝、官、哥、定為代表的眾多有各自特色的名窯在全國各地興起,產品在色品種日趨豐富。由于東北的(遼)契丹族和(金)女真族的入侵,宋的統治者被迫南遷,再后則被蒙古族所滅。公元1280年,元朝建立,樞府窯出現,景德鎮開始成為中國陶瓷產業中心,其名聲遠揚世界各地。景德鎮生產的白瓷與釉下藍色紋飾形成鮮明對比,青花瓷自此起興文化在以后的各個歷史時期也一直深受人們的喜愛。明朝統治從1368年開始,直到1644年。這一時期,景德鎮的陶瓷制造業在世界上獨領風騷技壓群雄,在工藝技術和藝術水平上獨占突出地位,尤其是青花瓷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此外,福建的德化窯、浙江的龍泉窯、河北的磁州窯也都以各自風格迥異的優質陶瓷蜚聲于世。清朝二百余年的歷史中,其中康熙、雍正、乾隆三代被認為是整個清朝統治下陶瓷業最為輝煌的時期,工藝技術較為復雜的產品多有出現,各種顏色釉及釉上彩異常豐富。

       從辛亥革命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幾十年間年,雖然中華民族山河破碎,但中國陶瓷藝術前進的腳步依然未停——陶瓷生產幾乎遍及全國,具備一定規模的瓷區,除了景德鎮外,還有河北磁縣、安徽廬江、福建德化、四川成都、廣東石灣、河南禹州、山西平定、遼寧沈陽、浙江溫州等地都在大量生產風格不同的瓷器。我國的陶瓷業至今仍興盛不衰,質高形美,其中比較著名的陶瓷產區有江西景德鎮、湖南醴陵、廣東石灣和楓溪、江蘇宜興、河北唐山和邯鄲、山東淄博等。

      毫不夸張地說,瓷器的發明是中華民族對世界文明的偉大貢獻,在英文中“瓷器”(china)一詞已成為“中國”的代名詞。如今,我國已成為第一大陶瓷生產國,特別是日用陶瓷出口到世界166個國家和地區,年出口總量與金額均居世界首位。

二、當代中國陶瓷藝術文化發展中存在的一些問題

      可以說,中國陶瓷藝術,在中華民族文化長河中一直閃耀著讓世界都為之敬仰的迷人光芒。然而近些年來,我們的陶瓷藝術文化發展卻逐漸出現了一些不容忽視的問題,如果不能對這些問題給予足夠的重視,并想方設法地加以解決,中國陶瓷藝術文化未來的發展前景,將是令人堪憂的。
       1.  象牙塔中的封閉式的創作,導致很大一部分陶瓷藝術家在創作中出現了視野不夠開闊、觀念陳舊,盲目地抱殘守缺、閉門造車等不良現象。
       想當年,用“皇帝的女兒不愁嫁”來形容歷史上景德鎮等一些著名的陶瓷創作生產基地出產的瓷器,是最貼切不過的比喻了。的確,經過一千多年的發展,景德鎮和其他的那些著名陶瓷創作生產基地,在世界范圍內樹立了自己的品牌,乃至海外的不少人士,是因為陶瓷藝術,才開始認識中國,了解中華民族的文化。
       然而,由于嚴重缺乏商業競爭帶來的動力,日積月累,景德鎮等地的陶瓷產業無論在原材料研發、制作工藝、產品設計、產業配套、商業運營等諸多環節上,都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與現代商業社會的需求相割裂的現象。
       同時,正是這悠久的歷史、明亮的光環和超越歷史時空的巨大影響力,讓景德鎮以及那些著名的陶瓷基地從事陶瓷創作藝術家們有著天生的優越感——他們不僅對外面世界不斷發展創新的藝術進程不聞不問,而且對自己所掌握的陶瓷藝術創作藝術積淀也敝帚自珍,很少敞開胸懷與外界交流,更少開門收徒,導致陶瓷創作人才出現了斷層現象。同時,他們也一味地老守田園,不能與時俱進,固執認為自己就是天下第一,很難吸收藝術界的新鮮空氣,至于從其他藝術門類汲取營養,對他們來說更是天方夜譚。因此,業內就有人說景德鎮等一下陶瓷著名產地的陶瓷藝術文化,是“太監文化”——即“前有古人,后無來者”,屬于即將斷代的文化,這話雖然未必有些尖刻,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某些陶瓷藝術家封閉創作、陶瓷藝術文化人才后繼乏人的尷尬現實,以及由著尷尬現實所帶來的不良后果
       2.  長期以來的傳承有序,與原有陶瓷藝術市場的相對穩定,導致目前陶瓷創作缺乏創新意識。
由于陶瓷藝術長久以來都是中國文化的象征,傳承有序、技藝深厚,市場相對穩定,因此讓陶瓷創意生產的藝術家們產生了盲目的優越與審美依賴和惰性,從而阻礙了陶瓷藝術在當代進行創新。
       同時,由于傳統陶瓷工藝的不同,目前國內各地出產的陶瓷都帶有不同的地方特色,如龍泉的青瓷、宜興的紫砂、景德鎮的青花、粉彩等,而陶瓷藝術家的作品也大多帶有產區的烙印。加上一些地區設備長期沒有更新換代,許多陶藝家共用一個窯爐,作品的材料、工藝、燒制溫度等基本相同,使得同一產區出產的藝術陶瓷出現了同質化現象。
       此外,陶瓷藝術創作教育的“近親繁殖”現象,也是造成同質化嚴重的原因。現當代藝術陶瓷發展至今僅20余年,在一些大城市,陶藝教育雖已普及到中小學,但由于中國傳統美術教學講究臨摹,學生對于前輩的作品,臨摹的多,創新的少。也就是說,當前的陶瓷文化被復制的多,能稱得上創作的少而又少。
       還有仿古陶瓷藝術市場的持續走高,也是導致陶瓷藝術創作難以走出創新之路的重要因素。由于目前古瓷的價格往往是現當代藝術瓷器的10倍甚至100倍以上,許多瓷器藝術家們為了追求經濟利益,寧可追仿古之潮,也不愿行創新之舉。所以出現了古窯復燒此起彼伏,當代藝術陶瓷難出創新精品的現象。

       3.  當代陶瓷藝術創作市場不成熟,導致陶瓷藝術創作產業化之路舉步維艱。
無論是素有中國五大瓷都之美稱的景德鎮(陶瓷)、龍泉(青瓷)、潮州(瓷)、淄博(黑陶)和宜興(紫砂),還是藝術陶瓷主要產地廣東佛山、河北唐山、邯鄲、湖南醴陵、福建德化等地,其陶瓷藝術作品都曾獲得許多個國內國際大獎,有著很高的知名度。但都普遍存在專業生產藝術陶瓷的企業產量不大,規模太小,沒有形成規模化生產。分析各種原因,無外乎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是大部分陶瓷藝術產品品牌意識淡薄,只注重生產經營,不重視商標注冊的企業還大量存在。一些陶瓷生產經營者,受經濟利益驅使,仿冒他人品牌和商標,甚至將外地瓷冒充景德鎮瓷器銷售,魚目混珠,欺騙消費者。
       其次,一些陶瓷藝術產品生產企業原本擁有注冊商標,可是到期后卻沒有續展,導致陶瓷商標影響力逐步減弱,錯失了發展機遇。或者說更多的一些陶瓷藝術生產者,為了追求眼前利潤,一味地仿古復舊,幾年甚至更長時間內不推出新產品,這樣在市場上很難形成自己的拳頭產品。

       4.  雖然大多數陶瓷企業都能有利用品牌興企的自覺性和主動意識,也能充分經營和打造自己的品牌,但利用品牌影響拓展市場的意識和思路還不夠開闊,品牌就是生產力的觀念尚未形成。一些企業僅僅滿足于現有的銷售市場,一些企業過分倚重對外地推廣,一些企業宣傳投入謹小慎微,追求立竿見影,即使投入宣傳推廣,其表現方式單一,沒有針對性、策略性和系統性。

       同時,原料稀缺、設備匱乏也是制約國內現當代藝術陶瓷市場發展的重要因素。在江蘇宜興,由于多年開發,制作紫砂壺的原料紫砂泥資源日益稀缺,制約了產業的發展,一些不良商家采用化工原料調出紫砂泥的顏色,仿冒高檔工藝紫砂壺,也造成了較為惡劣的影響,致使陶瓷市場泥沙俱下,讓人難辨真偽,對陶瓷藝術市場失去了應有的信心。
       5.  過度強調市場為導向,重視和關注陶瓷產業化發展態勢,而忽略甚至是忘記陶瓷文化當做一項事業來培育化,從而使陶瓷文化藝術因為過度重視市場化發展,而偏離了的科學走向。毋庸置疑,陶瓷藝術文化的產業化發展之路,是可行的,也是應該大行其道的,但絕對不應該重視陶瓷藝術的產業化發展了,而就忘了陶瓷藝術還是一門博大精深的藝術,也不應該忘記,陶瓷藝術文化還是一項承載著東方古老文化精華的偉大事業。這就需要我們在思路陶瓷藝術文化未來發展之路的時候,應該懷有一顆赤誠的事業心,這樣才能讓陶瓷藝術之樹永遠枝繁葉茂。

三、關于中國陶瓷藝術文化產業化發展的幾點思考
       那么,面對陶瓷藝術創作走市場產業化道路中存在的種種問題,我們將從哪些方面入手,找準什么樣的切入點來發展和推廣當代陶瓷藝術,并使其真正形成完整科學的產業鏈條呢?筆者以為,藝術陶瓷產業的發展壯大,必須要以科學的思維,重新構建新型的、符合時代特征和需求的現代化市場運行模式。
       1.  必須要緊緊抓住歷史根脈傳承,在傳承中創新,讓東方文化元素始終成為陶藝文化的核心之所在
創新是有選擇的揚棄,而不是厚今薄古,更不是全盤否定,而是要科學的傳承。我們誰也不能否認中國陶瓷在幾千年的發展歷程中,裝飾和器物緊密聯系,形成了獨特的陶瓷文化風格。而這種獨特的陶瓷藝術文化風格和創作風骨,恰恰是最值得我們緊緊抓住的歷史文化根脈,也是讓中國元素閃耀在當代時尚陶瓷藝術之中的根本核心之所在。
       而現代陶藝由于吸收了一些西方現代主義藝術理念的精華,具有反傳統、反技術的叛逆精神,有一種敢為人先的設計思想觀念,打破了傳統設計中均齊、平衡、歸納、對稱的設計模式,更強調陶藝本體材質語言在新工藝新技術下的運用,把陶藝造型裝飾的整體美與當代人的審美喜好結合起來,共同構筑起現代陶藝豐富多彩的思想內涵和設計理念。
       因此陶瓷藝術創作要在傳承中創新,在創新中不忘根本與傳統,使其創新與傳承珠聯璧合,推動中國陶瓷藝術創作走出了一條古今合璧的全新之路。
       2.  博采眾長兼收并蓄,讓陶瓷藝術在各藝術門類精華的滋養下,更加亮麗璀璨
藝術是多元化的,陶瓷藝術只是其中之一。各種藝術形式的存在說明了社會的需求性與本身的合理性,所有的藝術都是相通的,現代藝術每時每刻都在影響著現代陶藝的發展,藝術的視野非常寬廣:繪畫、書法、雕塑、裝飾設計、視覺藝術、裝置藝術等等,每門藝術都有自己的創作技法和文化特色,寫實或寫意,抽象或夸張等。但是有一點是共同的——那就是對形式美的追求。
       我們只要稍稍回顧一下陶瓷藝術創作史,就會發現其他兄弟藝術的影響與融入,無形中就大大提升了陶瓷藝術創作作品意境與品位。如:宋代大文豪蘇東坡、清代文人陳鴻壽(字曼生)都曾參與了紫砂壺的研究設計,作為金石書畫家的陳曼生對壺藝情有獨鐘,頗有研究。以概括自然植物和古代器皿的特征入手,變化設計出了許多新款的壺型。裝飾簡潔而不入俗套,壺體上書畫題刻與造型渾然一體。著名的“曼生壺十八式”就是有陳曼生設計,楊氏兄妹成型,再由陳曼生及諸友題字刻銘的壺。文學與書畫藝術的融和與嵌入使陶瓷藝術內涵變得深厚起來,中國傳統文化底蘊得到了充分展現。
       筆者以為,當代陶瓷藝術應該博采眾長兼收并蓄,從美術繪畫、書法創作、文學意境、裝飾設計乃至于音樂欣賞等藝術門類中尋找和汲取營養與靈感,吸取現代藝術的表現技巧,努力探索屬于陶瓷藝術自己的創作表現形式。
       3.  要緊扣時代脈搏,科學整合資源,著力打造陶瓷藝術文化產業發展基地
據有關資料顯示,我國一方面是世界第一大陶瓷生產國,另一方面卻缺乏知名品牌,不得不以低廉的價格占據國外中低檔市場,每件出口陶瓷產品平均只能賣到0.2美元。這就說明中國陶瓷藝術品的創作與生產,在資源分配上還缺乏合理的安排與配置。這就需要我們要立足眼前,放眼世界科學整合陶瓷藝術創作、陶瓷藝術品生產優勢資源和市場運行先進理念,著力在陶瓷藝術品中體現中國精神的文化元素,努力推動多個陶瓷藝術品原料基地和創作藝術人才集聚地的科學融合,實現強強聯手,形成產業規模,傾力打造陶瓷藝術文化產業發展基地。
       4.  要大力培養一支藝術功力深厚、創新意識較強的創作隊伍,解決陶瓷藝術人才青黃不接的問題
        一門藝術能否持續創新發展,人才培養與接續問題,是其中的關鍵。而對于中國陶瓷藝術創作人才的培養,筆者認為,這絕不是盡量多地建立大師級或名人工作室,在并配以生產加工基地,使發明創造走出試驗室,盡快實現工業化生產的問題;而是要開門辦學,一方面要將陶瓷藝術創作引進高校教學,系統化、規模化地培養一大批陶瓷藝術創作人才;另一方面,還應該采取有力措施,比如成立“藝術家原創陶瓷藝術書畫研究院”等類似的陶瓷藝術基地,吸引更多有志于陶瓷藝術創作的藝術家們加盟進來,實現陶瓷藝術創作的大繁榮、大發展。
       5.  打造交流平臺,創新傳播載體,積極宣傳和弘揚陶瓷藝術文化
       新時期如何更好繼承、宣傳和發揚陶瓷文化,讓陶瓷文化魅力四射?無疑打造廣泛深入的交流平臺,是非常行之有效的一個重要途徑。比如,在已經成功舉辦了八屆的“中國·長春民間藝術博覽會”就是一個極好的交流平臺。每一屆的長春民博會上都展出了數量極為可觀、藝術水準非常高超的全國著名陶瓷藝術品,對陶瓷文化的交流與發展起到了特別大的作用。每次陶瓷藝術品展出,都是一次文化的激烈碰撞和學習,都會讓全國各地的陶瓷藝術家收獲頗豐。
        正如,在在第八屆民博會上展出了許多精美作品的洪窯創始人洪軍所說的那樣:“瓷器是陶瓷文化的載體,工藝則是陶瓷文化的價值體現,工藝反映了每個時代的民俗、習慣和審美觀,具有時代性,而我們想要做的就是通過陶瓷展現當代人們的審美觀。當代陶藝首先要滿足人們的欣賞價值,隨后才有收藏價值,二者是不同的。”
       的確,一個新的陶瓷制品的發展,首先要得到圈內專業人士的認可,其次要通過各種展會、媒體做好推廣和宣傳的工作,很多陶瓷藝術家們都說,參展長春民博會,就是希望把行業中最新最前沿也是最滿意的研究成果和技術呈現給大家,讓廣大群眾去品鑒。同時,通過民博會這一平臺,來自全國的陶瓷大師還能充分溝通交流,大家去其糟粕,取其精華,最終實現陶瓷藝術收藏與生活的完美結合。
通過連續八屆民博會上的陶瓷藝術展出證明,舉辦民博會這樣的展覽會,不僅能在陶瓷行業內起到互通有無、交流提高的作品,還能極大地擴大陶瓷藝術文化的影響,讓更多人喜歡陶瓷,向大家普及陶瓷文化。
       比如,通過民博會上的陶瓷展覽,大家了解到陶瓷文化南北差別和各自的優勢。比如原來很多人一說陶瓷,就想到景德鎮、博山、佛山等著名的陶瓷產地,而通過民博會人們還了解到其實吉林省也有著極為悠久的陶瓷藝術文化歷史——吉林省缸窯鎮瓷土資源豐富,一直支持我國七大產瓷區的瓷土供應,但讓人遺憾的是吉林省卻一直沒有自己的瓷器生產基地。
       而通過參展歷屆民博會,長春市文聯與吉林省本土民間藝術家共同對陶瓷產業進行探索,積極與景德鎮陶瓷藝術接觸。長春市文聯聯合吉林省陶瓷產業的陶瓷大師們先后多次,上百位東北藝術家赴景德鎮及中國八大產瓷區,積極促成了南北陶瓷藝術家的交流、考察、創作。
其實,舉辦展會加強南北陶瓷文化交流,只是宣傳和傳播陶瓷藝術文化的一種有效方式,而要想真正實現陶瓷藝術的南北互動影響,就應該不斷拓展文化產業新的路徑,為吉林省的陶瓷藝術家開辟一條新的藝術與產業結合之路,通過這種南北藝術與文化的融合結出豐碩果實,讓吉林省的陶瓷藝術在這塊松遼大地上綻放出絢麗的光彩。
       6.  立足本地、放眼世界,力求以事業化思維方式進行運作,讓中國陶瓷藝術重振雄風
       古語有云“盛世興收藏”,進入新世紀后,中國富裕階層的購買力不斷得到釋放。在追求精神享受及投資升值需求的推動下,中國藝術品市場逐年升溫,藝術品拍賣價屢創新高。而根據國內外各方面的經濟預期分析,中國保守估計還將有不低于20年的經濟高速發展期。這樣的大環境下,陶瓷藝術品創意創作產業化的發展前景非常光明。因此,陶瓷文化創意作為一種新興的產業,要想真正走上市場化之路,就應該按照可持續發展的要求,以品牌經濟為核心,以創意產業為龍頭,通過整合現有的中國陶瓷產業和發掘歷史文化資源,引進各方優勢藝術人才,努力打造多個國際性陶瓷文化藝術交流、創作、展示和交易平臺與基地,形成全國聯動陶瓷藝術創意產業,使陶瓷產業由制造業領域,進入知識經濟——創意經濟層次。
       隨著人們對生活情致的藝術追求不斷提高,藝術陶瓷產品的市場不斷升溫,作坊式的生產方式已經滿足不了對藝術陶瓷產品的需求,藝術陶瓷產業化勢在必行,但前提是必須站在把陶瓷文化當做一項永久事業來做的高度,來審時度勢,思考陶瓷文化的未來走向。
筆者認為,只有把陶瓷文化產業作為一項偉大的事業來培育,才是陶瓷文化產業鏈保持永續發展、陶瓷藝術永葆青春的有力法寶。這樣,具有民族文化特色又被目標市場認可的中國陶瓷藝術品才能立足國際市場,在世界藝術之林一枝獨秀。這就需要我們陶瓷藝術的創作、制造優勢,和與創意價值進行整合,實現從“藝術創作”到“藝術創造”的升級換代,讓中國陶瓷藝術重振雄風。

香蕉在线综合2019版